Skip to Main Content
標題影像

成長趨緩不是壞事,反而對人類未來有益!—《大減速》

由 Wei-Yu Huang • 八月 19, 2021新書推薦

channey-sEUUBcwWBgM-unsplash
Photo by Channey on Unsplash

過去一百六十年裡,人類的數量已經翻倍又翻倍,而且幾乎又要再翻一倍。過去人類從未在這樣少少幾個世代裡就如此激增,以後也不會再這樣了,現在我們的人口成長已經慢了下來。1859年,查爾斯.達爾文(Charles Darwin)寫道:「各種生活於自然狀態下的動物,在接連兩到三季內處於有利環境時驚人快速增加的眾多記錄案例。」01他從極小的幼苗一路舉例到碩大無朋的大象,討論自然界非常罕見的、單一物種數量出現指數成長的例子。事實上,他大可選出一個最佳案例,也就是自己所屬的物種,當時正史無前例地開始在世界各地以指數增加數量的人類。

現在,趨緩(slowdown,這個詞彙在1890年代開始使用,意指以更慢速度前進)的影響力遠遠高過我們的人口成長率,幾乎全方面影響我們的生活。當前的趨緩大幅挑戰人們對加速的期望,也代表著踏入未知境界。我們當前的信念體系(經濟的、政治的,以及那些之外的)有多大程度是建立於一種假設,認為未來技術會高速變革且經濟會永久成長?若要接受「一陣趨緩將迎面而來」的想法,就必須轉變自己「把變革和發現當成百利無一害」的基本觀念。我們能否接受,不該再期望永不止息的技術革命?光是感覺到有可能無法永續革命,本身就已經夠嚇人了。如果假定趨緩不太可能發生,且一個個全新大變革都近在眼前,我們會犯下什麼樣的錯誤?如果以後一切都跟現在差不多,就只有改變的速度趨緩,會發生什麼事情?

想像一下,你一輩子都待在一列快速前進的列車上,然後突然覺得有人踩了煞車,你會擔心接著要發生什麼事。現在想像一下,不只是你,而是你認識的所有人——也包括他們的父母、祖父母、曾祖父母,遠溯至任何能記住的人——都活在同一列快速前進的列車上,而列車差不多在所有人的一輩子裡都一直在加速。對你來說,以不要命的高速飛馳前進已經感覺輕鬆自在,但現在卻可以開始感覺到趨緩,這種新穎而駭人的感受。然而,因為列車還是在快速前進,所以周圍的人仍在談加速——越來越快的變化速度,儘管實際上列車已經再也不會變得更快。有些事情已經變了,窗外的地景飛逝得已經沒那麼快;每件事物都在趨緩,一個時代正在結束。

近幾個世代發生的大加速,產生我們所處的這個文化,它創造出我們當下對於某一類進步的特定期望。當我說「我們」的時候,指的是現在地球上較老的大多數人,那群一般來說都目睹自己的健康、居住和工作場所比父母、祖父母更加進步的人;我是指那些見證教育時間延長的人,那些在一生中眼見赤貧和窮困都逐漸遠去的人;我想到的是,那群現在有種感覺、認為下一代不會過得比自己現在好到哪裡,正感受到一股全新趨緩氣息的人。

我們會覺得當下這個時代特別令人困惑,是因為過去幾個世紀實在沒有什麼趨緩的例子好參考。然而,趨緩實在是一件好事——若不趨緩的話,就是難以想像的糟糕。如果我們不慢下來,就無法躲開眼前災難。我們會弄壞僅有的家園、居住的行星。我們需要慢下來,因為我們以高速達到的不會是別處,只會是慘烈的下場。趨緩代表我們不需要擔心保羅.埃爾利希(Paul Ehrlich)和安.埃爾利希(Anne Ehrlich)在1968年著作《人口爆炸》(The Population Bomb)最後所描繪的,那種最糟糕的全球饑饉情況;在該書中,他們最後的結論是應該讓印度人民飢餓:「在(作者自己提出的)鑑定處理順序的系統中,它(印度)不該再獲得食物。」02這種憂心又殘忍的結論,不久前還一度很盛行。那時候各種失控加速的描述都變得稀鬆平常。舉例來說,喬爾.以法蓮.柯恩(Joel Ephraim Cohen)這位數學生物學家在1992年寫道:

1970年時,普林斯頓大學(Princeton University)人口統計學家安斯利.寇爾(Ansley Coale)觀察到,美國人口從1940年以來又增加了一半。據他計算,按照這樣的成長率,美國人口會在快到2100年時達到10億。在六到七個世紀後,就會達到每個美國人只能有1平方英尺(0.09平方公尺)土地的情況;而在大約1500年後,如果我們的後代還是每三十年增加50%的話,就會比地球還重。甚至可以算出,按照這樣的成長率,在幾千年內,我們的後代會形成一團(若先不管相對論)半徑以光速擴張的血肉球體。03

在寇爾進行計算的約莫一年後,他所測量的東西就從此停止加速。到了1990年代初期,我們開始不那麼擔心加速。我們就是在那時候開始察覺到,持續加速已經不再可能。

慢下來。

接著退後一步。

看看周圍發生的事。

現在是2019年元旦,我剛聽了晨間廣播在討論,如果人類今年做出計畫要前往天王星和海王星旅行,並立刻開始著手規劃,我們要怎麼在2043年把一艘太空船弄到那邊。光是要近看那些行星,就要花上幾乎四分之一個世紀。

我們被時間及空間困住,去別的地方就是會花太多時間。(但願)在未來一段很長的日子裡,我們還是會被困在這裡,困在地球上。出於碰巧好運,人口成長在1960年代晚期急遽趨緩(諷刺的是,大約就是人類首度踏上月球時)。現在沒有哪個地方的人口還在加速成長。減速已經成為常態,今天在歐洲大部分地區、遠東,還有美洲的大半地帶,人口總數都在下滑。

人口的趨緩不一定代表立即穩定,而是代表將來的穩定。最有可能的情況是,一個世紀後平均每個家庭的兒童人數會少於2個。趨緩代表著在未來一個世紀內,全球的新常態會是總人口緩慢減少。這也會代表未來幾十年內人口會持續老化,但老化速率本身也會隨人類預期壽命增長趨緩,而在不久的未來中減速,04全世界最長壽的人在過去二十年間並未增加。05

當然,隨著趨緩持續進展,將會出現本質上完全無法預測的震撼和眾多意外;但現在承認這個過程已經開始才是明智之舉。要了解那件事真實無誤,需要用一種不同於我們習慣看待自己這個時代的方式,觀察不久前的過往和現在。但首先,我們必須思考持續加速會變成像是什麼樣子。

眼見大加速

有許多方法能展現變化,但如果你想真正看出變化的細節——以及變化本身有什麼在變化——最好的辦法就是觀看時間線。本書使用的方法並不尋常,在西方社會科學界很少使用。06然而,這是一種極有效的方式,既能展現總體有多大,同時又能強調出那個總體也在改變,不僅是在極短期間內改變,而且最重要的是全面地改變。此外,像本書這樣畫出來的時間線也能讓人評估變化的第二種衍生項目,也就是變化速率的變化。本書最後的附錄會詳細說明怎麼畫出這些圖並加以解讀。

艾薩克.牛頓(Isaac Newton)和他那個時代了解變化速率的人,應該可以輕易理解本書中用來繪製時間線的方法,畢竟那些時間線就是統計圖。已知的第一張統計圖可以回溯至1623年,就在牛頓出生的幾十年前。07現在跟以前不一樣的地方,就只是在於我們如今普遍地了解這種概念,但在過去只有少數人獲准學習。因為分享範圍越來越廣,新發現的增加速率一開始也快速攀升。隨著速度攀升(直到最近才停止攀升),每個世代(藉由新的圖表、新的數學、新的物理學、全新的學科,以及當作真理來取代舊神祇的科學)對每件新事物的看法也改變得更快。

>>本文摘自《大減速:飛躍式成長的終結,後疫情時代的全球脈動及契機》


bRE-9FMB6TC4HXIAmJ6_tg

作者:丹尼.道靈(Danny Dorling)

牛津大學哈爾福特麥金德講座地理學教授,研究領域遍及住宅、健康、就業、教育和貧窮。經常上電視和廣播電臺,並為《衛報》(Guardian)、《新政治家》(New Statesman)等報章雜誌撰寫評論。受聘為政府和國家統計機關顧問。

著有《1%:貧富不均,這才是全球經濟大危機!》(Inequality and the 1%)、《平等效應》(The Equality Effect)、《一切堅固的東西》(All That Is Solid)、《人口100億》(Population 10 Billion)、《所以,你認為你了解英國?》(So You Think You Know About Britain?)、《不公不義》(Injustice)等書。

2006年開始和一群研究夥伴展開重繪世界地圖的計畫,共同架設了人口統計地圖數位收藏網:worldmapper.org。出版了十餘本書,探討英國社會分配不均的相關議題,以及數百篇期刊論文。這方面的研究大多開放存取:dannydorling.org。

在 Instagram 上追蹤我們:@kobobooks

需要聯絡我們?

顧客查詢和支援 媒體請求

If you would like to be the first to know about bookish blogs, please subscribe. We promise to provided only releva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