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標題影像

我們不要自欺欺人:美國正在衰落。但美國可以不必如此—《當政治成為一種產業》

由 Kobo • 十月 11, 2021新書推薦

在今天,法案如何成為法律

美國國會經過精心設計,已經建立一套方便黨派運作、不利兩黨合作的體制。想了解今天的黨派立法機制運作狀況,不妨觀察一項法案在眾議院的旅程。

遭到占領的委員會

一項法案一旦提出,一般都會送往相關的委員會。如前文所述,委員會現在已是政黨領袖的囊中物。委員會委員只想做忠黨戰士,因為膽敢偏離意識型態純粹性,就有失去位子、無緣晉升的風險。

政黨領袖享有很多特權,可以決定委員會規模、分配兩黨委員的席次與幕僚,還有權決定委員會主席人選。

政黨領袖選定的委員會主席,對於委員會議程等重大決定擁有相當控制權。以二○○三年為例,共和黨控制的眾議院籌款委員會設法在民主黨籍委員還沒來得及閱讀法案內容以前,趕忙通過年金改革法案。

當民主黨員抗議時,委員會主席湯瑪斯(Bill Thomas)召來國會山莊警察,把民主黨員趕出委員會圖書館。黨派政治把國會委員會從談判與解決問題的天堂轉變為戰場。

國會委員會聽證會曾是聽取當事人與專家意見、集思廣益的地方。但今天已經面目全非。從一九九四年到二○一四年,委員會舉辦聽證會的次數少了一半。而且就算舉行聽證會,目的也不是真想從公眾那裡學習。

二○一六年,一項對四十年來委員會聽證會所做的研究發現,這些聽證會愈來愈以發動黨派戰爭為目的,而不以發掘健全的政策解決方案為目的。

如果聽證會出了差錯,沒能帶來令人滿意的法案,政黨領導層有權在法案離開委員會以後改寫法案。

不過,運用政黨領袖更能操控的黨派特別小組替代委員會,乾脆繞過兩黨協商的虛假做作,已經愈來愈常成為多數黨慣用的伎倆。

舉例來說,二○○六年重新取得眾議院控制權之後,民主黨人在國會開議後的頭一百小時內,就在沒有委員會介入、沒有談判、沒有協商的情況下通過一大堆法案。眾議院共和黨人完全無力介入立法程序。

在民主黨主導的這個第一一三屆國會中,約四○%的重大法案完全略過委員會這一關。

政黨控制的眾議院院會

絕大多數法案就在委員會中銷聲匿跡。但確實也有少數法案熬出頭。不過這些法案的下一關不是眾議院院會,而是法規委員會的一個多數黨小黨團。

這個小團體就像選舉機制的初選投票人一樣,扮演守門員角色,決定法案能不能交付院會表決—如果交付院會,是否能進行公開辯論與修訂。未經法規委員會批准的法案不能提交院會。

眾議院議長就在這裡運用哈斯特規則。有感於身為少數黨議員的自己曾因眾議院院會辯論不斷減少而沮喪不已,萊恩(Paul Ryan)在二○一五年出任眾議院議長時,保證要讓眾議院立法程序更加開放。

但他最終還是不敵黨派機制。在二○一七年的立法過程中,萊恩沒有允許過法案公開辯論,一次也沒有。(可想而知,參議院也有自己一套令人難以理解的做法—至少值得我們另闢專章說明—但結果都一樣:黨派控制。)

黨派把持的會議委員會

如果一項法案在眾議院闖過黨派立法機制的頭兩關,而且一項類似法案也在參議院克服層層險阻出線,立法程序的最後一步是會議委員會。

傳統上,這些委員會將參、眾兩院的兩黨國會議員聚在一起,以消弭對法案的分歧,並提出一份彼此同意的最終版本,交由兩院進行表決。

但今天,會議委員會已經近乎絕跡。以第一一四屆國會為例,只舉行了八次會議委員會,而十年前的第一○四屆國會舉行了六十七次會議委員會。

現在,當一個政黨控制兩院時,多數政黨領導層會舉行閉門會議,然後將它的內部談判結果通知另一黨就簡單了事。

會議委員會如果真的召開,由於成員都是政黨領導層指派的人選,當然會根據政黨的意旨行事。在共和黨控制的參議院就二○一七年《減稅與就業法案》(Tax Cut and Jobs Act)進行是否送交會議委員會的投票以前,民主黨參議員懷登(Ron Wyden)說:「今天參議院要辯論是否與眾議院召開會議委員會,以解決共和黨通過的這兩項稅務法案帶來的分歧。不過,不要搞錯了—將在今後幾天內召開的會議委員會不過是作秀而已。不會有什麼真正的辯論。」

* * *

今日,這個機制已經運轉得滴水不漏、可靠之至,就算換了新人或新政策也改變不了現狀。也因此,為今之計,美國必須以重整政治遊戲規則、建立健康競爭、為民眾謀福利為最高優先。這項任務既簡單又艱巨,而且時間已經不多。政治產業複合體若充斥不健康競爭,後果極其恐怖,一旦這種情況淪為常態,將更加不堪設想。

只有共和黨或民主黨人才能站上總統辯論講臺向美國民眾發表政治主張,已經成為美國人接受的常態。

當麥康奈(Mitch McConnells)與佩洛西(Nancy Pelosis)—美國目前最有權勢的兩名國會領袖—得意洋洋的公開宣布,說他們的最高優先是抗拒現任總統(當時是川普)或幫更多本黨人士當選時,美國人接受了,認為這是政治常態。

兩黨法案儘管獲得多數支持,仍然遭到國會封殺,這是美國人接受的常態。

過去十年,靠遊說賺了大錢的「遊說指數」(lobbying index)公司,業績已經超越標準普爾五百指數(S&P 500),這是美國人接受的常態。

全世界最富有的國家美國,竟然由於黨派政治惡鬥而遭信評降級,這也是美國人接受的常態。談到不負責任,還有什麼能比這更惡劣?

我們不要自欺欺人:美國正在衰落。但美國可以不必如此。

>>本文摘自《當政治成為一種產業:創造民主新制度》

《當政治成為一種產業:創造民主新制度》 由 凱瑟琳.蓋爾、麥可.波特

出版社:天下文化

檢視書籍

凱瑟琳.蓋爾(Katherine M. Gehl)

一位商業領袖、企業家、作家、演說家。現任「政治創新研究所」(Institute for Political Innovation)創辦人、「范恩創新」(Venn Innovations)執行長,核心業務為針對難解問題提出新見解。曾任蓋爾食品公司(Gehl Foods)總裁兼執行長,這是一家市值2.5億美元資產的高科技食品製造公司。擁有聖母大學的學士學位、美國天主教大學的碩士學位,以及西北大學凱洛格管理學院的MBA學位。自稱政治創新活躍份子。與兩名子女住在威斯康辛州。

麥可.波特(Michael E. Porter)

26歲即任教於哈佛商學院,為該學院有史以來最年輕的教授。專精於競爭策略,自1980年起陸續出版了《競爭策略》(Competitive Strategy)、《競爭優勢》(Competitive Advantage)、《國家競爭優勢》(The Competitive Advantage of Nations)、《競爭論》(On competition)等書(以上各書中文版均由天下文化出版),被譽為當代經營策略大師,他所提出的競爭策略理論更是商學院的必修課程。曾於美國雷根總統任內被延攬為白宮「產業競爭力委員會」(Commission on Industrial Competitiveness)委員,同時也是世界各國政府與企業爭相諮詢的知名顧問。   

畢業於普林斯頓大學航空工程系,取得哈佛商學院的企業管理碩士學位,並且榮獲貝克學者獎(George F. Baker Scholar),進而取得哈佛大學的商業經濟學博士學位。獲有無數獎項和殊榮,包括全國商業經濟學人協會(National Association of Business Economists)的亞當斯密獎(Adam Smith Award)、許多國家的全國性榮譽勛章,以及管理學院(Academy of Management)的學術性管理貢獻最高榮譽。

在 Instagram 上追蹤我們:@kobobooks

需要聯絡我們?

顧客查詢和支援 媒體請求

If you would like to be the first to know about bookish blogs, please subscribe. We promise to provided only releva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