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標題影像

如果沒有它,二戰歷史可能從此改寫!─《永遠的企業號》

由 Kobo • 十一月 16, 2021新書推薦

未戰先立功(一九三八至一九四一年)

羅斯福家族對美國海軍的領導階層有長久、深遠的影響。在一八九七年到一九三六年這四十年間,從未有哪個家族跟羅斯福家族一樣,共有多達五位家族成員擔任過海軍部的副部長。他們的任期合計長達二十年,其中兩位對美國海軍作出了歷史性的貢獻。

第一位是狄奧多.羅斯福(Theodore Roosevelt,即老羅斯福),他熱愛海軍史。從哈佛大學畢業後,老羅斯福隨即在一八八二年出版了一本有關一八一二年戰爭的經典著作。由於內容嚴謹、文筆流暢,這本書在一個世紀之後仍然還未絕版。

儘管帶著一副夾鼻眼鏡、身材肥胖,老羅斯福年輕時對藝術絕非一知半解;他對一首名叫〈戰鬥的高貴〉(The Fighting Races)的詩歌讚不絕口,渾身上下更散發了好戰的氣息。他在一八九七年時甚至宣稱:「我歡迎任何戰爭,而且我認為我們的國家就需要一場戰爭。」當機會在一年後到來時,老羅斯福立刻用他粗壯的雙手緊緊地抓住了它。

一八九八年,當美國戰艦「緬因州」號(USS Maine,BB-10)在古巴哈瓦那港爆炸時,時任海軍部副部長的「泰迪」 (Teddy,老羅斯福的暱稱)在部長不在部內,且美國也還沒有對西班牙宣戰的情況下,主動下令美國艦隊進入戰備。隨後,他更從海軍部辭職,去籌組一個由東岸社會名流和西岸牛仔共同組成的志願兵團,並在古巴戰場上取得了光榮的勝利。在這場勝利的九年後,因為麥金萊(William McKinley)在一九〇一年不幸遇刺身亡而繼任總統的「泰迪」,又興高采烈地派遣了一支「大白艦隊」(Great White Fleet),執行前後長達十四個月的環球巡航,為「洋基」艦隊曾擊倒歐洲強權的事件補上了一個驚嘆號,並提醒歐洲強權記得此事。

「泰迪」的第五個堂弟法蘭克林.羅斯福(Franklin Roosevelt,即小羅斯福),也在一九一三年至一九二〇年擔任海軍部副部長,是有史以來任期第二長的副部長。在一九二一年,小羅斯福被診斷出得了脊髓灰質炎,自腰部以下全部癱瘓,這個事實在他有生之年都沒有對外公開;但小羅斯福卻成功地讓公眾留下了精力充沛的形象,幫助他連續贏得四次美國總統兼三軍統帥的寶座。

當小羅斯福在一九三二年贏得總統選舉後,有如貴族的他著手解救因為大蕭條而飽受煎熬的美國民眾。儘管他的經濟政策正確與否仍有爭議,但有一件事是確定的,在美國歷史上,沒有任何一位總統像小羅斯福這樣,把總統的行政權運用得如此廣泛、如此地淋漓盡致。

由於小羅斯福所屬的民主黨在第七十三屆美國國會中擁有絕對多數,遂在一九三三年投票通過了兩億三千八百萬美元的預算替公眾創造就業機會。六月十六日,小羅斯福簽署第六一七四號行政命令,要求在這些新創的就業機會中,有部分應用於建造海軍軍艦。根據這個指令,美國聯邦「就業促進總署」(Works Progress Administration)獲得資金,替美國海軍基地所在的諾福克地區(Norfolk)創造就業機會,其中包括建造兩艘全新打造的航艦。

邁入航空母艦時代

小羅斯福出任海軍部副部長時,與老羅斯福擔任同一職務的時期相較,在海軍事務上最大的變化就是飛機的問世。第一次世界大戰時,英國皇家海軍首開先例,讓飛機從船艦上起飛執行作戰任務,引起其他國家海軍的注意。美國和日本也隨後跟進,並逐步、緩慢地完善相關的船艦、飛機和作業程序。這些成果,日後都實際運用於第二次世界大戰之中。

到了一九三四年,美國已經有四艘航艦服役。第一艘「蘭利」號(USS Langley,CV-1)在一九二二改為航艦後,就擔任實驗艦的角色。在她那又短又窄的甲板上,第一代的海軍飛行員們不斷摸索著僅限於圈內人了解的飛行技藝,偶爾還要付出血的代價。

繼蘭利號後,海軍在一九二七年又建造了兩艘航艦:「萊克辛頓」號(USS Lexington,CV-2)和她的姊妹艦「沙拉托加」號(USS Saratoga,CV-3)。為了符合《華盛頓海軍條約》中的規定,這兩艘修改自戰鬥巡洋艦的航艦,為排水量三萬三千噸的龐然大物,航速為三十二節,可以搭載七十多架艦載機。萊克辛頓號於一九四二年五月在珊瑚海海戰(Coral Sea battle)中沉沒,而沙拉托加號則從魚雷和日本神風特攻隊的攻擊中倖存,直到一九四六年毀於比基尼環礁(Bikini Atoll)的原子彈試爆之中。

設計拙劣的「遊騎兵」號(USS Ranger,CV-4)是《華盛頓海軍條約》排水量限制導致的產物。遊騎兵號船體狹小、速度緩慢,無法適應太平洋戰區嚴峻的水文環境。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遊騎兵號只在歐洲和非洲海域短暫地參加過戰鬥任務,其他絕大部分的時間則當作訓練艦。很顯然,美國海軍需要更大、性能更強的航艦以贏得未來的戰爭。

「約克鎮」級航艦就在這種情況下登場。一九三三年八月,美國軍方與紐波特紐斯公司(Newport News Shipbuilding Company)簽署了造艦合約,舷號CV—5是所有同級艦的第一艘,而後續的同級艦也都稱為約克鎮級。「約克鎮」號(USS Yorktown,CV-5)於一九三四年五月安放龍骨動工興建。企業號(USS Enterprise,CV-6)則是在同年七月安放龍骨開始建造,一九三六年十月三號下水試航。

約克鎮級極其昂貴,平均每噸造價高達一千美元。當時,由於海軍條約對戰艦規模仍有所限制,噸位就成了一項至關重要的因素。

一艘航艦就是一個龐大、複雜的3D拼圖,同時也是一個兩萬噸重的魔術方塊。在既定的噸位限制中,眾設計者除了要設法提供足夠的空間讓艦上二千多名官兵工作、吃飯和休息,還要找到空間設置提供動力的機械設備、七十多架艦載機、數以千噸計的燃油與航空汽油。此外,當然還有放置數量龐大的炸彈、魚雷、彈藥和食物,以及讓艦隊通訊與旗艦參謀進駐的空間。

約克鎮級的設計藍圖,是經過無數對艦體和航海性能研究後的產物。在一九三一年整年當中,海軍針對下一代航艦,審核了十五種設計方案,噸位從一萬三千八百噸到兩萬七千噸,長度從七百三十英尺到九百英尺不等。最後脫穎而出的是第九種、代號「方案一」的設計,標準排水量兩萬噸,長度七百七十英尺,並以此為依據來進行後續的改裝。

在設計下一代航艦時,設計者必須具備足夠的遠見。在一九三二年時,航艦上搭載的都是老式的雙翼機;但是等到這些新一代航艦服役時,即一九三七至一九三八年,要搭載的飛機已經包括了一些全金屬的單翼機。這種單翼機不僅比一九三二年的飛機速度更快,重量也更重。於是,設計者又做了相應的調整,以提供更大的機庫、更大的飛行甲板升降機,以及更強力的彈射器以便彈飛更重的飛機。艦體上易受炸彈和魚雷攻擊的部位安裝厚重的裝甲──這個決定在一九四二年的戰鬥中被證明非常有價值。

但是,每艘軍艦的建造都是一個不斷妥協的過程,約克鎮級也不得不在設計上做出若干讓步,特別是她吃水線下防魚雷的防護隔艙。受限於艦身設計,約克鎮級的吃水深度只有二十四英尺,在需要安裝更多的設備、排水量卻無法大幅增加的情況下,艦體中央部分的空間就無法擴大。這導致這型航艦的魚雷防護隔艙只能涵蓋從龍骨往上四英尺的範圍,超過這個高度就沒有安裝,而防護隔艙和艦體之間的空間也很小。

最後定案的設計自然也影響到約克鎮級的耐波性。異常狹窄的艦首和艦尾只能提供有限的浮力;這意味著她在海上時會承受較大的彎曲應力,並成為此型航艦的物理特性,連帶影響到她在海上的表現。因此,早在正式出海前,該型航艦的操縱性和耐波力就已經決定、難以改變了。

另一項因素是飛行甲板的重量。相較於木造的飛行甲板,鋼製的飛行甲板由於重量較重,導致航艦的重心提高,增加了航艦在惡劣海象中翻覆的機率。因此,美國海軍偏愛採用以花旗松製作的飛行甲板,因為這種甲板有足夠的抗壓性,足以承受飛機反覆起降所造成的壓力。新航艦的飛行甲板長八百零二英尺,寬八十六英尺,每個飛行甲板都有一點五英畝大,全都是用來自美國大西北地區的花旗松鋪設而成。

CV—6的命名

在四分之三個世紀後,我們已經無法得知究竟是誰建議將CV—6命名為企業號,只知道企業號之名來自美國海軍部所保存的一份艦名清單中。萊克辛頓號、沙拉托加號和約克鎮號等艦名是用來表彰美國革命戰爭中的光榮會戰,而遊騎兵號則是來自美國海軍傳奇人物約翰.保羅.瓊斯(John Paul Jones)曾指揮過的一艘風帆戰艦;這些艦名都遠比企業號威名遠播。從美國革命戰爭到CV—6被命名為企業號的這段時間裡,一共有六艘軍艦被命名為企業號,包括一艘在一七七六年的尚普蘭湖(Lake Champlain)之戰中被英國人俘獲的帆船,一艘曾成功對抗英國、法國及的黎波里(Tripoli)等國船艦的私掠船,以及一艘第一次世界大戰的巡邏艦;其中沒有任何一艘稱得上是「赫赫有名」,但CV—6卻讓企業號名留青史,永久鐫刻在海軍萬神殿的穹頂上。

在安放龍骨後,約克鎮級各部位的設計圖大批地從海軍部建造及維修署辦公室(Bureau of Ships),移交給紐波特紐斯造船廠,並轉換成鉚釘工人手中的鋼鐵。隨著艦身各部位逐漸完成,起重機也開始將艦上的機器設備安放到定位,包括蒸汽渦輪發動機和燃料庫,每一項的大小都和一棟房子差不多。

約克鎮號的艦體雖然比萊克辛頓號小,但以當時的標準來看仍然算得上是龐然大物:長八百二十七英尺、寬一百一十四英尺,從最底部龍骨到火控桅杆頂端最高點的高度是一百四十三英尺,滿載排水量則是兩萬五千五百噸。

艦載機的相關設施是航艦上不可或缺的部分。萊克辛頓號上只安裝了兩部升降機,後來發現這樣的數量並不夠使用,因為每架飛機平均要花超過三十秒的時間,才能從機庫升至飛行甲板、或是從飛行甲板下降到機庫。遊騎兵號記取了教訓,將升降機的數量增加為三個,有效提升了艦載機的操作效率;這個設計也被CV—5、CV—6,以及這兩艘航艦在一九四一年服役的親戚CV—8「大黃蜂號」(USS Hornet)所沿用。

除了升降機,約克鎮級還在飛行甲版上安裝了兩部液壓彈射器,並且在機庫也安裝了一部,能夠將重達六噸的飛機彈射上天。但實地操作後,人員發現外加在機庫的彈射器並不實用,遂在一九四二年移除。

在防護力方面,約克鎮號和企業號都安裝了能抵禦輕巡洋艦的標準主砲(六吋砲)的裝甲;同時,為了對抗俯衝轟炸機日益增加的威脅,她們也都裝有自動武器。原始的防禦火力設計包括八門五吋砲和四十挺五〇機槍,但實際操作後發現,五〇機槍火力不足。

約克鎮號的命名下水儀式在一九三六年四月四日舉行,由當時的第一夫人、同時也是老羅斯福總統的姪女艾蓮娜.羅斯福(Eleanor Roosevelt)親臨主持。作為約克鎮級的第一艘,CV—5約克鎮號在一九三七年九月三十日正式升旗服役。

CV—6則是在一九三六年十月三日星期六舉行命名下水儀式,距安放龍骨正式開工約二十七個月。儀式由美國海軍部長克勞德.史文森(Claude A. Swanson)的夫人露西(Lucy L. Swanson) 主持。她在儀式中引述莎士比亞劇作《奧賽羅》(Othello)的一段話:「願企業號也能自豪地說:『我已為我的國家做出貢獻』。」隨後,她切斷預先準備好的細繩,讓細繩另一端的香檳酒瓶從高聳的船首上方滑落,並在擊中灰色船首後破裂,這艘航艦從此刻起就正式被命名為企業號。

>>本文摘自《永遠的企業號:太平洋戰爭中的美國精神(全新修訂版)》

《永遠的企業號:太平洋戰爭中的美國精神》 由 巴瑞特‧提爾曼

出版社:八旗文化

檢視書籍

巴瑞特‧提爾曼(Barrett Tillman)

1948年生於美國奧勒岡。著名軍事史專家、空戰史權威,熱愛飛行。第一本著作在十五歲時出版,作品以二戰為主。曾擔任雜誌編輯,自1990年開始專事寫作,目前已經累積超過五十本著作,其中包括十本小說。

提爾曼的作品廣受好評,為他獲得十座寫作獎項,包括由美國海軍尾鉤協會(The Tailhook Association)頒發的終身成就獎。

在 Instagram 上追蹤我們:@kobobooks

需要聯絡我們?

顧客查詢和支援 媒體請求

If you would like to be the first to know about bookish blogs, please subscribe. We promise to provided only relevant articles.